• 当前位置: 首页 > 云筱萧夜澜穿越修仙颜姝萧寂寒小说免费阅读

    云筱萧夜澜穿越修仙颜姝萧寂寒小说免费阅读

    《云筱萧夜澜穿越修仙》为网站作者“姑娘横着走”所著虚构作品,不涉及任何真实人物、颜姝萧寂寒等,请勿将杜撰作品与现实挂钩 主人公颜姝萧寂寒),即便是大师兄和四师弟那处,也不可再言。萧寂寒他既然一直隐忍不发,想必也不会再多嘴。往后,你对他好些吧。”颜姝点了点头,抬眸看向他道:“对不起师兄,我给玄天宗抹黑了。”柳枝青叹了口气没有说话,邴世恩低声道:“此事并不能全怪你,你当时受心魔所影响,加上师父的陨落这才生了执念,走了错路。是师兄们未能及时发现你的异样,此事师兄们...

    颜姝低着头,哑声道:“师兄们说的极是,心魔驱除之后,我回头再看自己的所作所为也羞愧不已。所以,这是我欠他的。若非他的心头血,我根本无力抵抗心魔,更没有机会等到心魔尽除。”

    听得这话,柳枝青和邴世恩都沉默了下来。

    过了好一会儿,柳枝青才哑声开口道:“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不可再外泄,即便是大师兄和四师弟那处,也不可再言。萧寂寒他既然一直隐忍不发,想必也不会再多嘴。往后,你对他好些吧。”

    颜姝点了点头,抬眸看向他道:“对不起师兄,我给玄天宗抹黑了。”

    柳枝青叹了口气没有说话,邴世恩低声道:“此事并不能全怪你,你当时受心魔所影响,加上师父的陨落这才生了执念,走了错路。是师兄们未能及时发现你的异样,此事师兄们也有过。”

    “二师兄说的对,是师兄们没有照顾好你。”

    柳枝青将炽火炉拿了出来,又从芥子袋中取了不少东西,递给颜姝道:“你给他吧,往后缺些什么,亦或是他有什么不明白的,尽管告知师兄。”

    邴世恩也从芥子袋中取了不少炼器的材料,递给了颜姝:“我这里亦是,他若是炼器上需要教导,或是缺了兵器,尽管同师兄说。”

    颜姝将他们给的东西一一收好,鼻头有些发酸,这么好的师兄,不该是书中那样的结局的。

    就冲着这几个师兄,她都应该努力的去抱男主的大腿,刷他的好感度!

    送了柳枝青和邴世恩,颜姝深深吸了口气,重整旗鼓!

    不就是-75(仇恨)的好感度么?-95(杀意汹涌)她都见识过了,怕个屁!

    颜姝做了个扩胸的动作,默默握拳给自己比了个加油,雄赳赳气昂昂的抬脚朝小屋走去。

    如今天色已经黑了,院里的两个小屋,一处已经点上了灯盏。

    里间灯火摇曳,从外间窗户,依稀可见萧寂寒盘腿打坐的身影。

    颜姝气势汹汹而来,入了院看着屋内的声音,忽然就怂了。

    她长得实在是不在萧寂寒的审美上,这家伙看她几眼都能掉好感度,她委实有些怕了。

    颜姝站在门口,盯着屋内的身影看了许久,犹豫了半响还是没敢去敲门,只抬脚朝隔壁屋子走去。

    来到隔壁屋,看着空荡荡的屋内,颜姝取出炽火炉放在中央,而后又将柳枝青和邴世恩给的材料取了出来。

    她环顾了一周,发现屋中只有一个简易的架子,实在放不下那么多的东西,于是又将东西收好,咚咚咚的跑出了门。

    待她走远之后,原本在屋内静坐修炼的萧寂寒缓缓睁开了眼,透过窗户看了眼她在月色中有些朦胧的身影,又缓缓闭上了。

    没过一会儿,他又猛然睁开了,只见那个俏丽的身影又急匆匆的回来了。

    他沉了沉凤眸拧了眉,有些厌烦。

    放着身法不用,单纯用身体来回奔跑,就是为了饶他修炼?

    他将心头厌烦压下,重新闭上了眼。

    颜姝从芥子袋中取出架子,然后一一整齐放好。

    不得不说,修仙界就是好啊,再大再重的东西,只要一个口诀就能收入芥子袋里,根本不用哼哧哼哧搬来搬去,至于摆放东西那就更容易了,只需要一点灵力,挥挥手就能将东西摆在想摆的位置。

    她将东西分门别类摆好之后,还很贴心的重新刻了分类牌。

    经过她这么一忙活之后,原本空荡荡屋内,此刻已经整整齐齐的摆满了东西。

    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颜姝心头很是满意,她想了想,又从袖中取出一张纸来,在上面写下了几个字,然后折成了飞鹤模样。

    她拿着纸鹤来到院中,为纸鹤注入灵力,看着那纸鹤从窗户的缝隙飞入萧寂寒的屋中,心头忽然紧张起来。

    她不敢留下看萧寂寒的反应,扭头就跑,跑回屋中关上房门,她忽然一顿,不对啊,她是有身法的人,为什么要傻乎乎的用脚跑?!

    反应过来的颜姝,整个人都不大好了,依着男主那神奇的脑回路,他不会以为,她是故意这般,好引起他注意,亦或是打扰他清净的吧?

    颜姝懊恼的捂了脸,罢了罢了,事已至此多想无用,她能做的都做了,萧寂寒若是依旧一点不为所动,那就是她的命了。

    小巧的纸鹤蒲扇这翅膀飞了进来。

    萧寂寒没有伸手去接,而是抬眸看了一眼外间小跑着离开的身影。

    一直待到那身影消失不见,他这才收回目光,摊开了手。

    一直在他面前扑腾的纸鹤,顿时就轻轻的落在了他的掌心,而后缓缓失去了活力,变成了只寻常的纸鹤。

    萧寂寒垂眸,用那双骨节分明的手,一点一点将纸鹤拆开,紧接着,一行秀丽的字就映入了眼帘:“别因我的过错而惩罚自己。”

    白纸黑字,随势生姿的小篆如同它的主人一般,带着一抹修长和灵动。

    萧寂寒低着头,看着手中的纸,几缕碎发垂落下来,遮住了他俊美的面容,和那双略显薄凉的凤眸。

    明明只有寥寥几个字,他却看了很久。

    过了一会儿,他终于抬起头,手指微动,掌心的纸张瞬间变成了灰烬最后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萧寂寒沉默了一会儿,缓缓站起身来,朝外走去。

    他来到外间推开隔壁的房门,瞬间映入眼帘的,便是屋中央,那个被他拒绝过的炽火炉。

    再抬眸,原本空旷的屋子如今摆满了木架,而木架上满满当当的摆着各种材料。

    他抬脚走了进去,一个木架一个木架扫过,看着分门别类放好的材料,忽然有些无语。

    一些灵草因为失去了芥子袋中模拟环境,而渐渐流失着活力,还有一些丹药,也因为暴露在空气中,散了不少药性。

    看着这分门别类摆的整整齐齐的架子,在看着架子上,贴心的写着类别名称的铭牌,萧寂寒无语了半响,最终还是一伸手,将架子上的物品收回了芥子袋中。

    最后,他看着炽火炉,犹豫了一会儿,还是从手指挤了一滴血,滴了上去。

    他闭了闭眼,一声几不可闻的低喃,渐渐隐于黑暗之中。

    “最后一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