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 《姑娘别怕,为夫真的是好人》小说完结版免费试读 徐牧姜采薇小说阅读

    《姑娘别怕,为夫真的是好人》小说完结版免费试读 徐牧姜采薇小说阅读

    姑娘别怕,为夫真的是好人小说免费阅读全文作者徐牧著这是一部非常好看的穿越类小说,主角徐牧姜采薇的奇事贯穿姑娘别怕,为夫真的是好人小说全文。姑娘别怕,为夫真的是好人小说免费阅读全文精选:之后,才是最爽口的。<br/>但现在的情况,把太多的时间耗下去,显然是不明智。<br/>“司虎,起土灶!”<br/>发酵成酒,接下来,便是蒸馏了,这才是真正的重头大戏。<br/>司虎虽然一脸发懵,但也没有犹豫,急忙照着徐牧的话,很快垒起了一个土灶,又稀里哗啦地搬了一大堆的柴火过

    四日过去。


    牛棚里的木桶,已经发出了淡淡的酒香气。


    “牧哥儿,我就喝一口。”


    “再等一会。”


    若是时间富余,徐牧巴不得再等个几天,等到完全发酵。


    那时候的苞谷酒,经过蒸馏之后,才是最爽口的。


    但现在的情况,把太多的时间耗下去,显然是不明智。


    “司虎,起土灶!”


    发酵成酒,接下来,便是蒸馏了,这才是真正的重头大戏。


    司虎虽然一脸发懵,但也没有犹豫,急忙照着徐牧的话,很快垒起了一个土灶,又稀里哗啦地搬了一大堆的柴火过来。


    深吸一口气,徐牧盘算着脑海中的蒸馏法子,迅速将木桶和陶罐摆好,将早折好的芦苇杆,嵌入细小的小孔中。


    “司虎,起火。”


    土灶中的火势,很快燃了起来。


    不多久,整个院子里,一股股醇香的酒味,也随着弥漫开,惹得司虎不断舔着嘴巴。


    “牧哥儿,这哪儿的酒气,好香啊。”


    岂止是香,更是爽口。


    可惜的是,这个年代由于粮食稀少,很少用在酿酒上,大多是用些杂粮,出酒的比率不见得多高。


    二十斤苞谷,发酵后蒸馏,也不过两三斤好酒。


    “牧哥儿,我尝一口。”


    徐牧笑着,舀起一勺酒递到司虎面前,司虎迫不及待地便鼓着眼睛,一口气吸了个干净,随后,脸色涨得通红,舒服得要手舞足蹈起来。


    “牧哥儿,这酒太劲道了!”


    徐牧垂下头,也微微尝了一下,比起后世的蒸馏醇酒,味道还要差些,不过在这个时代,算是很大的突破了。


    “司虎,去拿几个酒坛装酒。”


    徐牧长长呼了口气,不管怎么样,私酒的第一步,总算是成功了。


    “徐郎,吃饭了。”这时,姜采薇突然走出,脆生生地喊了一句。


    徐牧怔了怔,发现不知觉间,天色已经慢慢黑了下去,原本他还想着拿私酒去街市上,看来只能等明天了。


    夜风一下子凉了起来,将袍子披在身上,徐牧正要往屋里走去,冷不丁的,立即停下了脚步。


    他回过头,看向破院门口。


    不知何时,已经有五六道人影,站在了那里。


    为首的,是一个全身华贵的老妪,一边磕着瓜子儿,一边露出淡淡笑容。


    老妪后边,站着五个全身劲装的男子,乍看之下,便知是护卫一类的角色。


    “我都听说了,牧哥儿最近性子有些不对,连姑娘都懒得去绑了。”


    根据原主人的记忆,这一位,便是望州城里最大的二道皮条,杀婆子。


    先前便是和马拐子合作,让棍夫去城外绑逃难姑娘,再卖到清馆做妓,卖到富户家里做贱妾。


    原本走出屋子的姜采薇,看到杀婆子到来之后,脸色立即变得苍白,哆嗦着身子缩到门后。


    “杀婆言大了。”徐牧堆起笑容,“望州城里都知,我牧哥儿是个没胆的主,每日有顿饱饭吃,便算活得下去。”


    “牧哥儿还是没明白我的意思。”


    杀婆子拍了拍手,扶起鲜亮的绸裙,在旁边的木椅坐下。


    “我很奇怪,都几日时间了,牧哥儿还没有卖妻。”


    徐牧微微皱眉,“为何要卖妻?”


    “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你看看,你好好看看,整个望州城里,哪个棍夫不卖妻?你先休了,再把小婢妻卖了,苦籍一空出来,过个几日,自然又会有几两银子的生意。”


    “何况,你家的这口小婢妻,还欠着十五两银子。若是不卖,这银子的账,你来背么?”


    徐牧怔了怔,转过头去,发现姜采薇已经垂下头,单薄瘦弱的身子,在冷风中越来越抖。


    “别看了,我可不会骗你,她老父病死之前,可是个痨鬼,单单是帮忙抓药的钱,都花了三四两。”杀婆子将手缩回衣袖,好笑地开口。


    徐牧沉默地立着,他猜得出来,姜采薇欠的,最多不过几两银子,在种个吃人的年头,利滚利是最寻常不过的套路。


    门后边,姜采薇已经红着双眼,不知所措。


    “徐、徐郎,我、我——”


    “别说话,回屋。”


    几十万的难民,足够让望州城里的九流生意,重新开辟出一条新路子。


    “牧哥儿,咱也算半个熟人,你写好休书,让开一些,我把这贱婢带走,没你的事儿。”


    徐牧依然不想让开,后头的司虎见着不对,也急忙走到徐牧身边。


    “我明白了,老身都明白了,这不会是——,咱们的牧哥儿,打桩子打上瘾了?舍不得了?”


    杀婆子身后,五个劲装大汉,端着哨棍放肆大笑。


    笑声很大,传入屋子里,如同烧烫的绣花针一般,刺痛了人的耳朵。


    坐在床边,姜采薇颤着身子,一脸的绝望。


    她抬起头,透过木窗,看着那个挡在屋子前的身影,心底越发愧疚。


    把手伸入怀里,将还没得及给出去的十九个铜板,她数了一遍又一遍,才小心地放在桌子上。


    收拾好仅有的两件老旧罗裙,她起了身,掐肿了自己手臂,才让脚步迈得平稳一些。


    她读过书,知道天地不仁万物刍狗的道理,命运像一条毒蛇,总吐着信子寸步不离。


    惨然一笑,她抱着包袱,哆嗦走出了门边。晚风很凉,凉透了身上每一寸肤肉。


    “我家那口的账,我牧哥儿帮着还了,三日后,杀婆自可来取。”


    姜采薇顿在原地,随后又蹲在门桩上,像孩子一样抱着脸,呜呜地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