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 姑娘别怕,为夫真的是好人小说徐牧姜采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广告(完整版by徐牧)

    姑娘别怕,为夫真的是好人小说徐牧姜采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广告(完整版by徐牧)

    姑娘别怕,为夫真的是好人小说小说免费阅读全文作者徐牧著这是一部非常好看的古言类小说,主角徐牧姜采薇的奇事贯穿姑娘别怕,为夫真的是好人小说小说全文。姑娘别怕,为夫真的是好人小说小说免费阅读全文精选:二月春酒铺,先前一直是李记粮行的大客。”<br/>同行内卷,如果要造私酒,二月春老酒铺,是拐不过去的对手。<br/>“先去看看。”<br/>陈盛点点头,带着徐牧几个人,推开围堵的人群,往镇头的李记粮行走去。<br/>还离得有些远,徐牧便已经看见,至少有二三十人的帮工

    一夜过去,平安无事。


    徐牧有些后怕,幸好安排了人手值夜,他听说同样有两个走商的贩子,在夜里熟睡之时,被人偷偷割了脖子,身上银子和带着的货,都被人扒光了。


    即便是镇里的官差来了客栈,也只是晃了一下,查不出个所以然来。


    命贱如蚁的年头,普通人能多活几年,便算一件幸事。


    “东家,都打听清楚了。周公镇最大的粮行,是李记粮行,离着客栈不到半里的路。”


    陈盛从外面走回,声音隐隐发沉。


    “不过,望州的二月春酒铺,先前一直是李记粮行的大客。”


    同行内卷,如果要造私酒,二月春老酒铺,是拐不过去的对手。


    “先去看看。”


    陈盛点点头,带着徐牧几个人,推开围堵的人群,往镇头的李记粮行走去。


    还离得有些远,徐牧便已经看见,至少有二三十人的帮工,各自背着棍棒,在遮满草布的粮行周围,来来回回地走动。


    粮商囤粮,很多时候,都是乱世开启的恶兆。


    “东家,我进去问问。”


    待陈盛去而复返,便带着一个大腹便便的米商走了出来。


    没想到,走出来的米商,只淡淡扫了徐牧两眼,便再无兴致。


    “米麦一车十两,杂粮一车三两。”


    杂粮一车三两,价格比起平时,几乎翻了两倍。至于米麦就不说了,更贵得离谱,当然,这年头也没人会用米麦来酿酒。


    徐牧皱住眉头,“贵了些。”


    米商冷然一笑,“你若是嫌贵,自可去乡下收,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下次你折返回来问,我会涨一倍,爱买不买。”


    “我并非只买一次,长期合作。”


    “长期合作?望州城附近百里,我李记粮行有的是主顾,我可不缺你这一位。”


    收粮囤粮,徐牧猜得出来,附近一带的粮食,几乎都被这些米商收光了,再加上难民围城,粮食更显得稀少。


    即便去了下一家粮行,估计价格也高不低。


    “嘿,不买便滚!一个破落户,装什么大掌柜。”米商冷笑吐出一句,便往后走去。


    司虎勃然大怒,就要抽出哨棍,却被徐牧紧紧拦住。


    当然,也难怪司虎会如此,贵了一倍价钱不说,这态度,简直要拽得没边了。


    “牧哥儿,咱们怎么办?”


    徐牧也脸色不好,三两一车,看模样价格也谈不拢了,哪怕只收五车,便是十五两,再者,还要预留出十五两帮小婢妻还债……


    “陈盛,附近的村子远不远?”


    陈盛仔细一想,“东家,远倒是不远,但怕有剪径贼。”


    剪径贼,即使堵路劫匪。


    乡野之地,比起有官差巡行的镇子,更是危机四伏。


    何况,还不一定收得到粮食。


    “喂,你等等。”


    这时,原本走入粮行的米商,又转头走了出来,脸上带着冷冷笑容。


    “破落户,在镇子外的十里之地,有个粮棚,刚好有五车米粮。”


    “然后呢?”徐牧眯起眼睛。


    “二十两,五车米麦粮。这价格,你哪儿都寻不到。”


    徐牧一直相信,天下没有掉馅饼的事情,镇外十里的粮棚?估摸着是没办法了,才低价卖出去。


    “十两。”


    “十五两。”


    “十两,另外,你需立一个公证,若是不卖,我大不了明日入乡收。”


    米商狰狞一笑,“也罢,我也不与你这个破落户争。你且记住,给了你公证,不论发生什么事情,你我休戚无关。”


    徐牧冷冷点头,“好说。”


    有了公证,他料定米商也不敢作假,否则拿到衙门,即便能逃脱罪责,但花的银子也是一笔很大的数字。


    最大的可能,是那五车米麦粮,很难拉回望州。


    但徐牧是没办法了,即便是买杂粮酿酒,这价格也让人咂舌。何况,离开李记粮行,不见得会买得到。


    “来个伙计,带他去拿粮。”


    米商收了银子,立了公证,便转身往粮行走去。


    经过臃肿的粮仓,米商露出满足的笑容,继续又往前走了百步,才拐过身子,进入一个精致奢华的房间。


    房间里,七八个媚态绽放的花娘,正如莺燕一般,不断来回陪着酒。


    “他买了?”坐在边上的一个瘦弱男人,淡笑着发问。


    “买了,今晚会死。”米商狞笑着坐下,伸出肥胖的手臂,拥住一个走来的花娘,“我已经通知难民帮,今晚劫粮。”


    “一个破落户,他想伸手捞财,莫得办法,只能把他的手斩了。”


    “他不该碰私酒。”瘦弱男人松出一口气,“一个棍夫刁民,赚些刀口银子就好了,偏偏学人走商道。富贵酒楼的周掌柜,左右也是个傻子,听说还预付了定金。”


    “莫理那个死鬼破落户,卢兄的二月春,看来又要大卖一场了。”


    “哈哈,好说。”


    ……


    天色昏暗之时,在周公镇外十里之地,那位伙计总算是找到了隐蔽的粮棚。


    徐牧很怀疑,这带路的小伙计是在故意拖着时间,连着指错了好几次路。


    “司虎,打一顿。”徐牧冷冷开口。


    司虎揪起粮行伙计,狠狠捶了好几下,才让那小伙计嚎啕着逃开,翻身上了马,哭啼着往周公镇回赶。


    “东家,有些不对。”陈盛皱着头走来。


    “粮食有无问题?”


    “这倒没有,我都看过,确是好粮……但现在天色昏黑,这么赶回去,很可能会出事情。”


    天色一暗,连附近巡逻的官军都会回营。


    “东家,不如寻个地方休息,明日再赶回望州。”


    “不行。”徐牧摇着头,“夜里留在野外,危险更大。”


    “东家,那——”


    “陈盛,让哥几个挂上马灯,哨棍也绑上石皮,赶回望州。”


    徐牧早知道会涉险,但没法子,这一趟粮食若是取不到,误了时间,和富贵酒楼的第一遭生意,便算毁约。


    同样也是个死。


    “哥几个。”徐牧咬着牙,将哨棍抓在手上,“哥几个都是带着卵的好汉,我便直说了,这一趟赶回望州,每人加一两银子。”


    “富贵险中求,拼着一副好胆,过个几年,我等也是富贵老爷!”


    五个赶马夫闻声,尽皆露出期盼而又坚毅的神色。


    “司虎,你打头车!”


    在一旁的司虎,摩拳擦掌之后,翻身一跨,便上了马车。